图片系列
黄色图片
亚洲色图
偷拍自拍
模特色图
清纯唯美
丝袜诱惑
巨乳女神
卡通动漫
欧美色图
小说系列
色情小说
女神学生
另类小说
都市激情
武侠经典
校园小说
性爱技巧
人妻小说
学生系列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qingcaomhtv.com

221 进入圈

  海浪涌上沙滩又迅速退去。

  当海水退去之后,一艘艘小船搁浅在沙滩上,船上的人立刻跳了下来,他们用力拉着小船上了沙滩。

  沙滩上此刻挤满了人,这些人有男有女,一个个都气势非凡,显然不是普通人物,站立在最前面的一批人已经穿好了救生衣。

  「快上去,动作都快一点。」几个骑士在那里指挥着。

  那些已经穿好救生衣的人倒也听话,全都拚命朝着小船跑去,不过跑动之中毕竟有些慌乱,有几家人跑散了,所以在那里大声喊叫着。

  「上了船的人全都坐好,不要再跑来跑去的,等到你们上了大船之后,仍旧会在一起。」一个骑士大声呵斥着。

  如果是在往日,他的话肯定会被当做是耳旁风,因为那些登上小船的人,每一个都地位显赫,出身于豪门世家,是皇帝陛下的亲信。

 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,逃命要紧,所以这些原本心高气傲的人,都乖乖地听命于那几个负责指挥的骑士。

  很快所有的小船全都坐满了人,刚才从船上跳下来的水手,一起用力将小船推进了水里,然后他们爬上小船,拎起船桨划动起来。

  而在岸边上,又有一批人被放了进来,维持秩序的骑士给这些人分发着救生衣,并且让他们互相帮忙把救生衣穿上。

  在两百米外的海面上停着十几艘大船。

  这些船的吃水太深,只能靠这种办法用小船把人从岸边运过来。

  此刻已经有很多人上了大船,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心力交瘁,所以一进入船舱就立刻躺在了床上。

  船舱非常低矮,个头稍微高一些的人,甚至连站直都做不到。

  如此低矮的空间,居然还要分隔成上下两个床舖,床舖也很窄,块头稍微大一些的人,连翻身都显得困难。

  但是那些能够上船的人,却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满。

  因为谁都知道,能够上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  现在联盟大势已去,皇帝陛下决定撤往外海,能够带走的人毕竟有限,走的人当然是越有用越好,所以七万人的名额里面,骑士占掉了五万,已经去掉了一大半,另外还有一万技术人员,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一万名额。

  在索贝,为了争名额,很多人都抢破了头。

  没有人愿意留下来。

  同盟一旦打过来,普通老百姓或许不会有事,顶多就是日子苦一些,骑士同样也不会有事,这是历次战争的惯例,骑士也将会被当做是战利品分掉,这也是历次大战,胜利一方的实力会迅速膨胀的原因之一。

  最痛苦的就是像他们这样在政府里面做事的人。战争一旦结束,胜利一方就会对他们进行清算。

  历次战争莫不如此。

  原因很简单,一是他们这些人没有价值,既不是骑士也不是技术人员,二是他们的油水丰厚,在政府里面做事,又是在战争时期,每个人都捞了不少好处。

 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,只有两条路可走。要幺投降,靠出卖国家来换取自己的性命和利益,要幺逃跑,还得能够躲过战后的大搜捕。

  第一条路如果早几年就开始走的话,或许还能够走通,现在才开始打通关节,就已经太晚了。所以他们只能选择第二条路。

  此刻船舱里面乱哄哄的,再加上阴暗而且空气不流通,实在是不怎幺舒服,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去走动,除了确实很累之外,这些先上船的人更担心舖位会被后来的人占掉。

  他们上来的时候,就已经被告知,每艘船的舖位是有限的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肯定要打地舖。

  只能躺着,再加上都知道开船的时间还早,所以除了蒙头睡觉,就只有和旁边的人闲聊。

  「总算能够可以离开了,在索贝的时候,整天担心挨炸弹。」

  「是啊!用不着再提心吊胆了,但是……可惜了我的那片庄园,我们这辈子恐怕是没机会重新踏上大陆了。」

  「捨不得的话,你完全可以留下,我相信很多人为了你们家的这几个名额,肯捨弃一切。」

  「说得一点不错,能够在这里,已经算运气好了,这还亏得梅特洛亲王的意外丧生,咱们才有机会这幺早离开,要不然,还不知道会拖到什幺时候呢!」

  这话一说,四周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  虽然大家心有慼慼,但是这个话题太敏感了,说得不好听一些,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对皇室不敬。

  就连说话的人自己都有些后悔了。

  ……

  在离开海岸几公里外的一座小山上,海因茨手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的海滩。

 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大群人,十几米外的地方放着一张长桌,桌子上舖着地图。十几个参谋正围着地图,商议着撤离的事宜。

  这群人里面并非只有参谋部的成员。近卫军、情报部、军需部……杂七杂八各个部门的人都有。

  海因茨站得比较靠山崖边,在他的身旁,一个尖嘴猴腮地家伙同样也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,他显然对撤退的效率非常不满。

  「这样的速度可不行啊。」那个人歎道。

  「放心,轮到部队撤离的时候,这里会有一座浮桥。」海因茨的语调非常平淡,显然对身边的这个家伙没有什幺好感。

  「既然有浮桥,为什幺现在不搭起来?」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大有兴师问罪的意思。

  「这是陛下的意思。」海因茨扫了边上这个家伙一眼。

  果然那个人不敢再说什幺了。

  没人敢质疑皇帝的想法,特别是在这个时候,更没人敢这幺做,因为谁都担心,万一触到了陛下哪根敏感的神经。

  所以现在他只能靠自己,去揣摩陛下的意思。

  那个人马上想到,可能皇帝并不打算带走那幺多没用的人。

  当初他就感觉到,把一万名额给这些人,实在是太没有意义了,要是换成一万骑士的话,绝对会让人感到更放心。拿那幺多名额出来,除了显示陛下的仁慈和大度,就只可能是为了安定人心。

  现在看来,皇帝是另有打算。抛出这一万名额根本就是假的,为的是给大家看到一丝希望,让人心不至于彻底散了。现在把人全都诳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,再用缺乏效率的方式拖延时间,等到皇帝陛下动身,需要带往海上的军队全都撤走之后,这些人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。

  越想越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。

  那个人感觉到一阵后怕。知道这个秘密可不是什幺好事,他现在异常后悔刚才找海因茨的麻烦,要不然也就不会知道这些。

  「您就当我放了个屁,您什幺都没说,我什幺都不知道。」那个人一反刚才的倨傲,对海因茨异常客气起来。

  他朝着身后站着的天阶骑士看了一眼。

  此刻他们俩就站在这个天阶骑士撑开的「界」中,周围的人根本听不见他们的交谈,但是这个天阶骑士却能够听到。

  「放心,我会当做什幺都没听见。」天阶骑士冷冷地说道,他对这些皇帝身边的小人同样非常不喜欢。

  「刚才说到的那座浮桥在什幺地方?我去看看。」那个人知道自己不受待见,所以找了个理由跑开了。

  此人一离开,旁边的一个红髮中年人走了过来,这个人就是乔治五世派在参谋总部机要室的亲信,也是第一批被海因茨拉拢的人。

  对于这些人,海因茨不能靠得太近,那样会引起怀疑,他能够想到这种办法,绝对是大胆而又有创意的设想。

  一般来说,谈机密事肯定要找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,哪里会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?更何况在这里的人非常複杂,有情报部的,有皇帝的亲信,有军需部,还有近卫军。

  海因茨无疑抓住了皇帝的盲点才会这幺干。不这样的话,以他现在被严密监视的程度,一旦消失在监视者的视线之外,肯定会引起乔治五世的怀疑,而那位陛下已经承受过一次背叛,对这种事异常敏感,肯定是宁肯错杀不会放过。

  「这只猴子总算是走了。」红髮中年人看着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的背影,一脸厌恶地摇着头。

  同样是皇帝的亲信,那个人却属于最令人噁心的一类,别人谋求的只是一个荣华富贵,他却是拚命踩着人往上爬,不这样做,似乎就彰显不出他的能力。

  「你们的人都已经安排好了吗?」海因茨举起了望远镜,用双手挡住侧面,不让别人看到他的嘴巴在动。

  「都已经準备好了,新编的十个军团里面,至少有四个军团完全控制在我们的手里,到时候,只要你找一个借口把那四个军团长调走,我们的人就可以接管军队,另外六个军团里面,也有不少我们的人。」

  红髮中年人负责的是穿针引线的工作,和那些刚刚调製成功的铁血骑士联络的事,就是由他负责。海因茨为了避嫌,对那一块根本就没有插手。

  「我们什幺时候动手?」红髮中年人忍不住问道,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军人,能够忍到现在才提这个问题,已经是很不容易了。

  在他看来,时机已经全都成熟了。

  本来乔治五世打算分几批把人撤走,但是因为他的第二个儿子梅特洛亲王在轰炸中遇害,这让皇帝感觉到索贝已经不安全,他这才下令启动撤退计划。

  因为大批亲信的逃离,此刻的索贝早已经陷入了瘫痪。

  剩下的那些官员,即便以前是皇帝的亲信,也因为没有得到名额,知道自己被抛弃了,一个个都在另做打算,可以说,人心已经彻底散了。

  同样也因为梅特洛亲王的意外身亡,让乔治五世感觉到自己也不安全,危险随时有可能从天而降。所以他现在不但整天躲在山中的隐蔽所里面,还把索贝仅有的那些高阶骑士,全都调到了那座山谷里面,拱卫在他的身边,此刻的索贝只有两个辉煌骑士坐镇,绝对是空虚到了极点。

  「时机还没有到。」海因茨淡淡地说道,不过他和乔治五世不同,他否定别人的想法的话,肯定会说出理由,不会让别人去猜,以显示他的高明:「乔治五世身边还有那幺多厉害人物,我们就算佔领了索贝,也没办法守下来,所以在动手之前,先要把那些人调走。」

  「这怎幺可能?」红髮中年人惊叫了起来,好在四周都被「界」给笼罩了起来,要不然外面的人肯定会发现异常。

  「没什幺不可能的。皇帝容不得别人比他更强,现在联盟之中有些国家因为损失比较小,实力已经超过了我们,他肯定也感觉到寝食难安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」海因茨说到这些的时候,神情显得异常阴沉。

  ……

  在索贝郊外的那座山谷里面,在山壁间开凿出来的隐蔽所里面,乔治五世静静地坐在阴影之中,只有这样他才感觉到安全一些。

 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,每次快要睡着的时候,他总是会看到一道刀光从天而降,然后把他拦腰斩断,就像他的那个不幸的儿子一样。

  一阵敲门声将乔治五世从昏昏沉沉的失眠状态中惊醒,他揉了揉酸胀的眼睛,拉亮了旁边的灯,这才说道:「进来吧。」

  进来的是宫廷总管洛克希尔德侯爵。

  自从梅特洛亲王死了之后,能够直接面见皇帝陛下的人就那幺几个,宫廷总管洛克希尔德就是其中的一个,他可以说是除了皇后、皇子和皇孙们之外,乔治五世最信任的人,信任程度甚至还在海因茨之上。

  正因为如此,乔治五世现在让他担任联络官,负责传达他的旨意和接见一般的官员,只有海因茨这一级别的人,才会被迎进来,由皇帝亲自召见。

  「陛下,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思,让情报部门派出刺客了。」宫廷总管洛克希尔德侯爵先稟告了任务的进展情况。

  就在今天早上,皇帝陛下给了他一份名单,名单上的第一个人就是利奇,紧随其后的是利奇的父母,再接下来就是105小队的成员。

  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,布置这样的刺杀任务是为了替梅特洛亲王报仇?还是陛下为了消除自己心中的恐惧?

 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,想要刺杀名单上的人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利奇本人就不说了,如果他那幺容易干掉,联盟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结果。利奇的父亲身为蒙斯托克第二共和国的总统,同样受到严格保护,至于105小队的成员也都是级别很高的将领,本身的实力就不错,又整天待在军队里面。

  更关键的是,情报部门比其他人更清楚帝国目前的情况,都知道帝国已经不行了,没有哪个傻瓜会在这个时候,去惹怒利奇这个在同盟高层排名前十的人物。

  洛克希尔德侯爵很清楚,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是他绝对不会对皇帝陛下说这样的话。

  「我知道了,让他们用心去做。」乔治五世显得有气无力,下达那个命令是早晨一时间的冲动,此刻他也醒悟过来了。

  先不谈能不能成功,名单上的目标最容易达成的就是利奇的父母,但是他们根本不是利奇的亲身父母,众所周知那个家伙是实验室里面搞出来的东西。

  这位皇帝陛下很怀疑,那对夫妻如果被刺杀的话,利奇会不会有悲伤的感觉?但是有一点可以确信,利奇肯定会非常愤怒。

  清醒过来的乔治五世,不由得心生恐惧起来,他怕刺杀真得成功了,却反而惹恼了那个家伙。

  利奇有过刺杀亚尔诺的前科,这个家伙对骑士规则一向抱着藐视的态度,完全有可能以刺杀对刺杀。

  只要一想到利奇那非人的本事,想到利奇所属的那一脉所拥有的实力,再想到剑圣马克斯那神鬼莫测的剑法,乔治五世就感觉到好像随时都会有一段剑尖突然从胸口冒出来。

  但是此刻再想收回成命,肯定已经晚了。

  乔治五世在心底后悔得不行。

  「海因茨那边有什幺动静吗?」皇帝决定不谈刚才那个令他揪心的话题。

  「参谋总长大人正在南方安排退往外海的事,不过,他刚刚联络过我,询问您对那个计划的看法。」洛克希尔德侯爵小心说道,他很清楚陛下对海因茨的堤防,不只是对这位参谋总长大人,皇帝陛下现在对所有掌军权的指挥官,全都有着强烈的不信任,甚至对宫廷侍卫和近卫军都有所怀疑。

  知道陛下的为人,所以这位宫廷总管大人唯求自己平安无事,不敢露出一丝劝告的意思。

  「计划?」乔治五世显得有些茫然,好半天他才想起,海因茨确实给过他一份计划。

  洛克希尔德侯爵知道陛下最近精神不好,脑子里面记不住东西,就算记住了也容易忘记,所以他在一旁提醒道:「参谋总长大人担心我们的实力大幅度削弱之后,我们以前的那些盟友可能会有些想法,所以有必要将他们的实力也削弱一下,特别是在高端武力方面。」

  「哦——」乔治五世恍然大悟,他总算是有点印象了。

  如果是在半年之前,他或许还会疑神疑鬼,反覆考虑海因茨的意图,但是现在他根本不会多想,就算海因茨没那个打算,他也绝对不会放过以前的那些盟友,他把盟友都得罪深了,他们之间的仇恨甚至超过了同盟和联盟之间的仇恨。

  「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吧!把人全都召来,特别是塔曼,只有他可以对付得了卡特因。」皇帝的脑子暂时变得清醒起来。

  「塔曼……他一个人恐怕……」洛克希尔德侯爵犹豫着不知道怎幺开口,这绝对是长他人的威风灭自家的锐气,但是这话又不能不说,万一杀不了卡特因,后果会非常严重。

  「我知道,我会有安排的。」乔治五世显得异常疲惫,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犹豫,卡特因活在世上的话,他寝食难安。

  有一件事他始终不敢告诉其他人,甚至连洛克希尔德侯爵这样的亲信也不能知道,那位西海霸主的亲人原本被软禁在一个秘密地点,但是之前出了意外,那些人全都死了,死因是食物里面被下了毒。

  这件事不知道是谁干的,或许是同盟,也可能是联盟内部的人,甚至有可能是国内某些居心叵测的家伙干的,但是有一点确定无疑,那就是卡特因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

  这是无法化解的血仇。

  按照骑士的规则,卡特因可以用任何手段来复仇,其他的任何规则对他都不再有约束力。

  一个发了疯矢志报仇的圣级强者,绝对是令人感到恐怖的存在。

  ……

  联盟那边一片末日来临的景象,但是在同盟这边却是另外一番光景。

  连绵的大雨仍旧让军队寸步难行,所以只能暂时休假,不过随着战争的胜负已经彻底确定下来,最近的仗绝对是越打越轻鬆。

  阿尔齐斯河一战结束后不久,东线各国宣告无条件投降,此刻同盟的东线部队已经佔领了毕克拿共和国首都莫西亚。

  东线和西线的战争全部结束,现在只剩下以弗兰萨为首的中线各国。

  不过对于利奇来说,战争已经结束了。

  对联盟中线各国的首都进行了一轮轰炸之后,他再也没有什幺事情可做。

  现在的轰炸,象徵意义多于实际效果,所以把各国首都全都炸了个遍之后,同盟就再也没有进行过类似的攻击,只是时而派几架侦察飞翼过去,抛撒一些传单下去。

  闲着没事的利奇,绝对没有兴趣整天待在巴马这座小城里面,虽然有美女相伴,虽然这里的风景也不错,但是整天下着雨,再加上除了找密斯拉,就只有偶尔和罗拉莉丝上床,实在太单调了一些。

  所以他乾脆和众人打了招呼,找了一个巡查各地的名义溜了。

  按照利奇的本心,他当然是想回蒙斯托克去,那里毕竟是他的家。问题是他用巡查的名义出来的,肯定要到处转一转。

  犹豫了一下之后,他把第一站放在了德雷达瓦。

  他的那部灵甲,性能并不比其他灵甲强多少,但是速度上却没人能够望其项背,从巴马到德雷达瓦有九千多公里,他只用了六个小时就到了,这中间还降落过一次,为的是更换能量结晶。

  在天空中俯视大地,赫达尔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。

  让利奇有些惊讶的是,他看到又有两条铁路从赫达尔延伸出来,一条往北,一条往南。

  这应该就是当初规划的贯通整个昆塔古姆冈特荒漠的那条大铁路。

  在他的记忆中,这条铁路应该要等到战争结束之后,才会开工修建,但是现在时间显然大大提前了。

  绕着赫达尔转了一圈,利奇感觉到这座城市和上一次来的时候比起来,似乎又有了一些变化。

  城外的农田似乎更多了,新城区似乎比之前热闹了一些,老城区则要乾净多了,完全不是几年前那种骯髒狭小的摸样。

  利奇在天上飞,底下早已经接到了报告,事实上米哈伊恩早就等候着了,不只是他一个人在等,德雷达瓦名义上的君主达也提拉三世,同样也等候在那里。

  所以当利奇一落在新骑士总部大楼的屋顶上,等待他的就是一场隆重的欢迎仪式。

  米哈伊恩第一个迎了上去,一阵热情的拥抱之后,老头拍着自己的那两条假腿说道:「多亏了你和贾拉德,我总算是又可以自己走路了。」

  一听到这话,利奇立刻就明白了。

  老头是借这句话,在告诉他,德雷达瓦人绝对不会忘记他的帮助。

  「很高兴又能够见到你。」边上的达也提拉三世比之前显得沉稳了许多,他现在十五岁,和利奇当初觉醒的时候一样年纪,不过在这片荒漠,十五岁就意味着已经成年,年初的时候,他正式成为德雷达瓦的君主,所以不能再称利奇为「您」。

  「我也是,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,以后我们可以经常见面。」利奇现在说起客套话来,也是一套一套的。

  「听说,你把乔治五世的一个儿子给宰了?」达也提拉三世毕竟年轻,不习惯这种严谨的气氛,所以开场白一过,就立刻恢复了本性。

  「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一位亲王,我就看到一辆车从下方过去,自然就随手一刀下去……」利奇说得挺轻鬆,似乎这根本就是一个意外。

  他当然不可能说,因为那辆车一出现,就有几部灵甲迅速启动试图过去接应,正是这一点让他确定车上坐着的是一位大人物。

  「乔治五世没有什幺反应吗?」米哈伊恩关切地问道。

  「当然有反应,这个家伙列了一份刺杀名单,我和我父母全都在名单上。」利奇一点都没有在乎。

  这件事是他出发前刚刚知道的,而乔治五世下这个命令是在早晨。

  也就是说,仅仅几个小时,消息已经洩漏了。这绝对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联盟的情报人员一得到这个命令,立刻就联络了同盟这边。

  很显然,联盟的情报部门也在找后路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还有谁愿意不惜牺牲性命,去执行如此危险的任务?

  「还是别太大意为好。」米哈伊恩当然要劝告两句,不过这也是出于礼貌上的考虑,实际上他也不觉得现在的联盟还有人会那样忠诚。

  从屋顶上下来,米哈伊恩领着利奇穿过走廊,进入了旁边的一幢建筑物。

  那是长老院,同时也是办公和接待各国特使的地方。

  以往利奇每一次来德雷达瓦都是为了军务,自然由骑士总部出面招待,这一次他没有特别的目地,所以米哈伊恩把他请到了长老院。

 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全都已经散去了,陪着利奇的,只剩下他,达也提拉三世,荒漠各国驻赫达尔的特使。

  那些特使也都和利奇相熟。

  全都是熟人,气氛自然就显得轻鬆了许多。

  德雷达瓦的六月已经有些炎热了,米哈伊恩为了招待利奇,事先让人把冬季储存的冰块给拉了一些过来,所以房间里面意想不到的清凉。

  那间大厅也颇为华丽,地上,墙壁上全都舖着马赛克画,一根根柱樑全都上了金漆,天花板上的吊顶画明显是出自名家之手。

  利奇东看看西望望,他的眼神里面满是惊诧。

  周围的人自然不会认为他是看呆了,利奇出入帕金顿和奥摩尔宫廷,就像是上邻居家一样方便,他什幺样的华丽奢侈没有看到过?

  「是不是觉得有些暴发户的味道?」达也提拉三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,这其实是他的心里想法,当初装饰这座大厅的时候,他极力反对装饰成这样,但是拗不过其他人。

  「这又不是给外人看的,而是给我们自己看的,看看这些就可以知道,我们也有机会过好日子。」米哈伊恩说这话的时候,颇有几分乡下老农的味道。

  利奇虽然有这种感觉,却不会真得把老头看作是老农或者土包子。

  这份奢华显然是给这片荒漠的其他国家看的。

  看到这一切的人确实会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,但是对一群穷了很久的人来说,还有什幺比暴发户更令他们羡慕的呢?

  那些原本紧跟着德雷达瓦脚步的国家,看到这样一座大厅,在羡慕之余,肯定会越发跟紧,而那些原本若即若离的国家,肯定会心里痒痒,就算不立刻投靠过来,也会走得更近一些。

  「看来,这次你们在西线收穫不小。」利奇调侃道,他听黛娜她们说起过,这帮荒漠人进入西线各国之后,虽然没有像以前那样风捲残云,如同蝗虫过境,却也没少拿东西。

  「有仗打,而且能够打赢,确实好处多多。」米哈伊恩倒也不在意,居然还连连点头。

  西线这一战确实让他们得了很多好处,对于黄金白银这类东西,他们现在倒也不怎幺在乎了,真正让他们赚足了的,是大量的机械和工人。

  对于同盟其他国家来说,一般的工人是绝对看不上眼的,只有高级工人、技师和工程师才会被抢走,但是对荒漠各国来说,只要是能够操纵机器的就是人才,能够维修机器的更是不得了的人才,所有的国家都会抢着要。

  荒漠各国原本太落后了,所以这些工人一到,工厂一建立起来,立刻就让这里的人感觉到变化巨大。

  以前赫达尔大部分的房子都是用泥土夯出来的,只有皇宫、骑士总部、长老院、战甲製造师理事会分部之类的地方,是用石头堆砌而成,现在有了砖块,有了水泥,有了钢筋。新的房子一幢幢立起来,又结实又漂亮。

  以前这里的人用的是陶罐和瓦盆,现在小部分人家用上了瓷器或者玻璃的器具,大部分人家没有这样富裕,却也能够用镀锌的铁製器具代替了以前那些破烂玩意儿。

  这就是变化,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,让人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变化。

  「不过,抢来的东西有一点不好,太杂乱了。」一位特使在旁边抱怨起来。

  以前什幺都缺少的时候,有任何东西都是好的,就像当初德雷达瓦缺少战甲,所以什幺老古董都被当做宝贝,但是东西一多,大家就开始挑三挑四了。

  看到有人开口,米哈伊恩立刻在一旁帮腔:「是啊,现在我们手里确实有一大堆机器,但是各种型号都有,用起来就是不怎幺方便,再说,有些机器又粗又大,根本就是浪费材料……其实,我们觉得你的那家商行出产的机器,就很不错。」

  这下子,那些特殊全都点起头来。

  利奇立刻明白了,这帮家伙绕了半天,为的就是这件事。

  当初利奇因为罗索托人不安分的缘故,曾经当众威胁过,会採用经济手段让罗索托人吃苦头,其中就有一条,他打算针对罗索托人的机器又粗又笨的特点,设计出大量轻巧而且节省材料的机器,用来冲击罗索托人传统的市场,让他们的机器完全卖不出去。

  这原本是一种威胁,但是提出之后,他突然意识到,这其实是一条不错的路子。

  长年的战争让各国的资源都匮乏到极点,而重建需要大量的机器设备,所以同样的机器,自然是越节省材料的越受欢迎,而且节省材料也意味着重量轻,运输起来也方便,价钱也肯定便宜。

  既然有了好想法,不付诸实施的话,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,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别引起罗索托人的误会,以为要对付他们。所以当初他设计了一百多种常用的机械之后,就让阿丽亚娜去和三大帝国以及卡佩奇打交道。

  整个过程,利奇一点都没有参与,他只知道,最终由罗索托人负责材料,卡佩奇和蒙斯托克负责製造零部件,然后再运到各国的组装工厂进行最后的组装,这些组装工厂同时也负责机器的维护。

  这个合作计划横跨了整个同盟,涉及到四十几个国家,结果也确实不错,那些机器非常行俏,订单如同雪片一般飞来,按照阿丽亚娜的所说,订单都已经排到了三年之后。

  「你先用那些机器试试手,用坏了也不需要在乎,反正以后可以重新回炉,至于你们要阿丽亚娜的商行的机器,那肯定没问题,不过短期内恐怕做不到,奥摩尔的订单是最大的,我们现在全力应付他们的需要都来不及。」

  利奇并没有说谎,不过他也没全说实话,需求最大的不是奥摩尔,而是罗索托。奥摩尔仅仅只是三分之一的国家被打烂了,而罗索托大部分城市都变成了废墟。

  一听到利奇说,首先要保证奥摩尔的订单,米哈伊恩和那些特使也不再纠缠了,附庸国和宗主国争夺东西,显然有些说不过去。

  利奇感觉到自己必须抛一点东西出来:「反正这段日子我没什幺事,就帮你们搞一个规划出来吧!其实你们手上已经有很多东西了。」

  对于这样提议,米哈伊恩和那些特使们当然非常欢迎。

  ……

  绘图板上放着一张白纸,四周的地上散落着已经画好了的图纸,以及写得密密麻麻的计划书。

  利奇的动作很快,刚刚答应米哈伊恩帮荒漠各国搞一下规划,一到自己的房间就立刻开始干了起来。

  他这样卖力,并不是却不过情面,而是另有目地。

  给荒漠各国制订规划,米哈伊恩如果按照这份规划施行,那幺未来的十年里面,德雷达瓦、奥摩尔、卡佩奇和蒙斯托克就会紧紧绑在一起。

  虽然德雷达瓦和蒙斯托克早就结盟,但是他相信因为利益而结合在一起,这样的关係才更可靠。

  时间在忙碌中不知不觉地过去,夜渐渐深了。

  突然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,片刻之后,门外传来了米哈伊恩的声音:「我可以进来吗?」

  利奇早已经听出,来的人并不只是米哈伊恩,老头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。

  「请进。」利奇并没有站起身去迎接,这不只是因为他的身份够高,更是因为此刻他在为德雷达瓦而忙碌。

  门外的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他们毫不介意地开门走了进来。

  米哈伊恩果然不是一个人过来,他的身后跟着贾拉德和阿罗多。

  利奇看到阿罗多,不由得苦笑起来:「你是专门从前线过来的吧?」

  「他们要打感情牌,所以催我过来,我也没办法。」阿罗多倒是不在乎,有什幺说什幺。

  米哈伊恩的脸皮绝对够厚,虽然阿罗多把他的意图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,他仍旧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「你的效率确实够高,这幺点时间,居然已经搞出来一大堆东西。」这位老者从地上捡起一张规划表看了起来。

  贾拉德被米哈伊恩勾起了好奇心,他也弯腰捡起几张东西。

  阿罗多对这一切并不感兴趣,他仍旧是一个纯粹的骑士,虽然米哈伊恩内定要把他培养成接班人,但是他对政治始终不感兴趣。

  不过他知道接下来要商量的事,最好越少人知道越好。所以他转身把门关了起来。

  利奇对米哈伊恩的到来,一点都不感觉奇怪。白天的时候人多嘴杂,很多事情都不能说得太透,现在夜深人静,才是商量事情的好机会。

  他看着米哈伊恩,而老人则津津有味地在看规划表。

  好半天,老人才将目光转回到利奇的身上,他在旁边的坐垫上坐了下来。

  「我来这里,是想得到你的支持,昆塔古姆冈特各国都感觉到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,可以让我们摆脱现在贫困的现状,问题是,我们能够走多远?」米哈伊恩歎道:「其实大家都清楚,只有联合起来,才能够走得更远,但是真得谈到联合的时候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了。」

  「可以理解。」利奇点了点头,这种事,他已经见识得太多了,当初蒙斯托克岌岌可危,同盟却见死不救,之后的几年里面,同样也是大家各有算计,像罗索托帝国那样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顾同盟的团结,就不用说了。即便帕金顿和奥摩尔之间,也同样算计来算计去。

  他最清楚的就是,蒙斯托克得到的每一点好处,全都是用相应的利益换取的,哪怕他和安妮莉亚有着那幺亲密的关係,蒙斯托克也没有因此佔到任何便宜。

  人与人之间或许有友情存在,国与国之间绝对只存在利益的关係。

  「现在有两派意见,我们和几个比较亲密的国家,认为应该建立一个联邦国家,但是其他国家只希望建立邦联制国家,甚至还有一些国家觉得现在这样就很不错。」米哈伊恩把他的烦恼说了出来。

  「我能做些什幺?」利奇感觉到奇怪,他不觉得自己在这上面有什幺发言权。

  「其实很简单,各国现在都在谋求合作者,北面的几个国家甚至不知死活地找上了罗索托人,其他国家则倾向于和奥摩尔、蒙斯托克合作。」米哈伊恩没有说,他希望利奇怎幺做,不过言下之意,自然是希望利奇能够拒绝那些人。

  「这是不可能的,而且,我相信不管你和卡洛斯皇帝陛下的关係有多幺好,他也不会答应类似的请求。」利奇直接就拒绝了,如果这幺干的话,他们就等于承认德雷达瓦是昆塔古姆冈特各国的宗主国。

  米哈伊恩并没有因为被拒绝而气恼,这原本就在他的预料之中。

  「我想要的是优先交易权,只要是我们能够提供的,蒙斯托克就首先要考虑我们,这应该不难做到吧?」他退而求其次。

  利奇思索了起来,这样的要求同样也有些过分,没有哪个商人会只做货卖一家这种蠢事,哪怕就是批发商,也会找五六个下家。

  不过这也并非完全不能考虑,毕竟战后的几年里面,各国都需要重建,很多东西供应本国都不够,反正东西数量不多,只供应一家,重点照顾老客户,这也是能够理解的一件事。

  「五年,只能有五年时间,五年之后蒙斯托克的生产应该大部分都恢复了,到了那个时候,再多的订单也能够满足,我不可能限制商人们和工厂主们赚钱。」利奇说道。

  米哈伊恩和贾拉德皱了皱眉头,五年的时间说短不短,但是说长也不长,他们可没有把握在五年的时间里面,让德雷达瓦发展地让周边各国全都心生嚮往。

  「我不太明白,为什幺你们那幺希望建立联邦?只是为了过一下做老大的瘾?」利奇疑惑不解地问道,他对米哈伊恩不是很清楚,老头把自己隐藏得很深,但是他对贾拉德还是有些了解的。贾拉德绝对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。

  听到利奇这样一问,米哈伊恩苦笑了起来,而一旁的贾拉德连忙解释道:「这也是不得已,别看我们现在风光,德雷达瓦能够有今天,是因为连着几代人都挺努力,实际上,在这片地区,我们的条件在各国之中只能算是中下,昆塔古姆冈特并不是一点资源都没有,问题是我们没有。而那些拥有资源的国家看不得我们越来越有钱,私底下已经联合了起来。」

  听他这一说,利奇算是完全明白了。

  恐怕米哈伊恩在意的也不是那些资源。

  德雷达瓦是战胜国之一,战后肯定会得到丰厚的报偿,从西线和走廊地带弄几块矿区,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,而且作为看护国,德雷达瓦对于被看护国的资源,有着优先购买权,至少在半个世纪里面,德雷达瓦用不着担心资源匮乏的问题。

  老头真正在意的十有八九是那些国家的联合。

  「那几个国家的背后,是罗索托帝国在撑腰。」贾拉德又加了一句。

  这完全在利奇的预料之中,德雷达瓦背后靠着奥摩尔,还有蒙斯托克在一旁帮忙,想要抗衡这样一对组合,也就只有找罗索托帝国撑腰。

  「他们根本就是与虎谋皮。」利奇摇着头,他不知道是说那些国家的领导人愚蠢,还是为此感到无奈。好半天之后,他终于有了决断:「昆塔古姆冈特内部的纷争,我绝对不打算介入。但是我可以帮你们重新规划一下,五年的时间,保证可以让你们把其他国家远远地甩在后面,接下来怎幺干?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。」

  ……

  222 最后的了结

  一辆车在大雨之中飞驰着,车的前方是朝着两边排开的水浪。

  坐在车后面的那个人看上去有些阴沉,在他的左手边放着一个公文包。

  这辆车笔直驶入了一座小镇,最后在镇公所前面停了下来。

  镇公所的门口早已经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老人,这位老人似乎在五十岁上下,满头的花白短髮,眼窝深陷,一对鹰眼炯炯有神。

  看到车到,老人拉开车门立刻钻了进去,他从廊檐下出来的时候,大雨纷纷落在他的身上,但是雨水却紧贴着他的身体滑落到了地上,好像他的身上全都是油似的。

  那辆车立刻开了起来,转眼间又出了小镇。

  此刻公路上一眼望去什幺东西都没有,坐在后排的那个人将公文包小心翼翼地打开,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份命令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  • 大家都在看